4009978555
 
 
 
88bifa-必发娱乐-必发娱乐官方网站
文章详情页

第140章 沧澜的大皇子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04:39:59 来源:88bifa-必发娱乐-必发娱乐官方网站 点击:36

  赵氏的脸色登时就黑了,她冷冷的盯着面前人,“静瑜,不该想的事你可千万别想,你可知道那三国使节是什么人?若是嫁过去了,天高皇帝远,你日后受了欺负,连个能依靠的人都没有,可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!”

  “娘,女儿不是想嫁给那三国使节。”乔静瑜的眼中仍旧含着满满的期待。

  她不像乔羽凰那样命好,一出生就顶着将军府嫡女的光环,也不像大姐那样出类拔萃,扔在人堆里,第一眼就能被人发现,但她如今也过了及笄之年,早有心上人。

  “那你是?”赵氏对这个女儿倾注的心血并不如乔静萱,因而如果乔静瑜说的人选是她能够安排的,她决计会安排。

  “女儿心仪锦王殿下已久,希望娘这次能让女儿去,女儿会自己想办法接近锦王的。”

  赵氏有点懵,自己的两个女儿居然喜欢的是同一个男人?

  “娘?”乔静瑜方才不是没听到乔静萱说的话,也怕赵氏这会儿偏心,“女儿是真心喜欢锦王殿下,还请娘帮帮女儿。”

  赵氏犹豫了一会儿,才恢复了一贯沉稳的脸色,“静瑜,你喜欢锦王,可锦王喜欢你吗?”

  一句话就把乔静瑜给堵了回去,乔静瑜咬着下唇,“只要娘给女儿一次机会,女儿会让锦王注意到我的。”

  “不该想的事还是别想。”赵氏看着她,忽而叹了口气,“你不是不知道你的身份,就算锦王殿下喜欢你,你最多也就是个侧妃。

  你看看娘这一辈子,被一个在庙里的苏氏压着,连累你二哥三哥都挂着庶子的名头,还有你和静萱,哪怕你大姐如此出色,她也不过是庶女,嫡庶有别,但凡门楣高些的,谁会愿意娶一个庶女为正妻。”

  赵氏说这话还是有点私心的,毕竟比起乔静瑜,她觉得乔静萱更能入锦王的眼。

  “娘,女儿不介意,就算是侧妃,女儿也想陪伴锦王殿下。”乔静瑜虽然性子有些骄纵,但也从来没对赵氏这么低声下气过,“就当女儿求您,这一次就帮帮我吧。”

  赵氏犹豫了一会儿没说话,乔静瑜竟噗通一声跪了下来,拽着赵氏的衣角,她眼里有不甘,有恳求。

  “静瑜,你这是做什么?”赵氏没想到自家女儿竟然会跪下来求自己。

  “娘,女儿是真心喜欢锦王殿下,若是这辈子,不能常伴锦王身侧,那女儿不如死了算了!”乔静瑜是看出了赵氏的犹豫,才会出此下策。

  她就不信,她以命相要挟,还会比不过大姐在娘心中的分量。

  赵氏叹了口气,是满脸无奈的扶起了乔静瑜,乔静瑜心下一喜,正以为自家娘亲同意了,却听赵氏说道。

  “静瑜,娘不是不知道你的心思,但你会后悔的。”

  乔静瑜的眼里闪过几分狡黠,迅速吩咐了什么话给身边人,便见那人一阵风似得不见了。

  乔静瑜正打算回去布置一番,一定要在那护国寺让锦王殿下注意到自己,刚迈开步子就看见乔沐风正站在面前看着她。

  依旧是那弱不禁风的模样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轻声道了一句,“三姐。”

  乔静瑜素来不喜欢李氏和她的儿子,对乔沐风也没个好脸色,瞪了他一眼,是极其不耐烦的道。“你杵在这里做什么,也不说话,想吓死谁啊?!”

  乔沐风默默让开一条路,什么也不说,仍旧是从前那股病弱的可怜的样子。

  “若是病着,就少出来碍别人的眼!真是的,晦气!”乔静瑜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领着丫鬟打他身边走过。

  乔沐风仍旧未说话,只是看着她离开的身影,眼神幽深。

  乔羽凰没跟着君无邪回摄政王府,在大街上就不顾他的反对带着叶臻先下了马车,她的意思是虽然三天之期没到,但画毕竟拿到了,想让他把上官旭和林烈那二人约出来。

  但叶臻表示,他也不知道那二人窜到哪里去了,发了信号弹也不见人回复,想必这会儿正专心致志的准备偷画,还不知道已经在乔羽凰手上了。

  她正在街上晃悠着,忽然面前就停了一辆锦缎车身的马车,光看着就知道那马车的主人身份不一般。

  她下意识的往旁边闪去,马车上却有人下来拦她了,叶臻立即上前抽出了刀,下来的人是个目光温和的小厮,径直走到乔羽凰的跟前。

  “你家主子是谁?”叶臻挡在乔羽凰的身前,以防面前人有任何不轨的行为。

  乔羽凰探头看了一眼,那马车上的人也正好掀开帘子,那张俊美的脸也印入她眼中。

  拓跋钰的声音仍是如初见他时一般温润,除了此刻脸色稍微有些苍白,看不出他刚受了重伤。

  乔羽凰满心的疑问,但想着他应该不会害自己,便上了马车,吩咐了叶臻坐在马车外头。

  乔羽凰走进马车坐在拓跋钰的对面,他好看的丹凤眼此刻也上下打量着乔羽凰,是那种欣赏的目光,并不令人觉得不舒服。

  乔羽凰忍不住问道,“大皇子不是受了伤正在宫中养伤呢吗?怎么出宫来了?”

  拓跋钰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“区区小伤,不足挂齿。”

  原以为他是有事要找自己,可看他的目光,像是打量什么物件一般,仔细而认真。

  乔羽凰看了他一眼,正色道,“大皇子,我知道我美貌过人,魅力超群,你也不必这样看着我吧?”

  拓跋钰的眼角一颤,还从未听过有女子当着他的面这样夸赞自己。

  他一笑,丹凤眼敛成一条线,“乔姑娘可知道摄政王殿下有危险?”

  “嗯?”她并不觉得君无邪那厮拽成那样,有谁能威胁的了他。

  拓跋钰的脸上仍旧是狐狸般的笑容,带着一丝蛊惑,“皇上在拉拢苍翟和天曜太子,想一起对付摄政王殿下。”

 
88bifa-必发娱乐-必发娱乐官方网站